欢迎光临中国都市资讯网!

今天是 2024年07月19日 星期五

关注社会热点

一起实现我们的中国梦

当前位置: 首页 > 娱乐

琼瑶远去,亦舒走近:《玫瑰的故事》与新都市女性

“从此世界在我面前,指向我想去的任何地方,我完全而绝对地主持着我。”

《玫瑰的故事》尚未开播,黄亦玫的台词就已经火遍社交网络。而这并不是亦舒改编作品的首次出圈。



自《我的前半生》热播以来,亦舒的作品《流金岁月》《承欢记》《玫瑰的故事》陆续被搬上荧屏。

以唐晶、朱锁锁、麦承欢、黄亦玫等为代表的成熟女性形象,对待爱情的态度真诚又理智,同时具有独立自主的个性与为之追求的事业,这与当下观众的价值观不谋而合。



当女性意识的崛起遇上商业化的精准投喂,亦舒作品的再次走红并非毫无征兆可循。

琼瑶女郎与童话般的爱情故事

作为上世纪知名港台言情作家,琼瑶和亦舒两人实力不遑多让。但是在影视化作品改编上,亦舒的风采是略逊于琼瑶的。

深受传统文化浸染的琼瑶,接连创作出《烟雨朦朦》《庭院深深》《在水一方》《一帘幽梦》《天上人间》《梅花三弄》《还珠格格》等多部长篇小说。琼瑶在作品中,以纯爱风格塑造了许多优雅诗意、善良美丽的女性形象,借此表达了她理想的爱情观。海枯石烂的爱情萌动过无数少男少女的憧憬,也勾起过成年人对往昔的追忆。



由琼瑶主要操刀拍摄的影视剧,也基本保留了其原著风格中古典浪漫、善良真诚、完美人格的女性形象。

这些美貌女子无一例外地信仰坚贞的爱情,紫薇与尔康“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缠绵誓言,新月格格深夜策马奔赴战地只为与身负重伤的努达海相见,白吟霜毅然为犯了欺君之罪的浩真殉情……



在琼瑶的世界中,女性因美丽柔弱而可爱,爱情就是她们生活的全部,没有爱情和爱人,生活就失去了所有意义。忘却了家庭的阻扰、世俗的流变、主仆的界限、年龄的差距、门第的尊卑,这些女性对爱情始终全力以赴、至真至纯。

《一帘幽梦》中的台词“你失去的只是一条腿,紫菱失去的可是她的爱情”,可谓鲜明昭示了琼瑶爱情至上的价值观。



琼瑶笔下的女性为爱而生存,因爱而美丽,这种近似童话里的爱动天地、泣鬼神,也如一缕春风叩开了未曾大胆言爱的时人心扉,因而风靡一时。

亦舒:写给都市女性的爱情寓言

同一时期的香港女作家亦舒的生活环境和遭遇,则让她笔下的女性形象迥异于琼瑶的创作。在香港这一高度现代化商业社会里,女性无法再像琼瑶笔下的女主人公一样柔弱善良、一心只顾爱情,她们不得不为了生存而像男人一样在社会中艰难奋斗。

对事业的一份执着,成为亦舒与琼瑶女性角色的重大分野。

《我的前半生》中的唐晶,在职场努力拼搏厮杀,谋生的辛酸、世态的炎凉一一尝遍。面对贺涵,她爱的大胆爽快,爱则合,不爱则分。但同时,她又对爱情充满了怀疑,因而迟迟不愿迈入婚姻。



“谋生不得、谋爱不能”的困境,借由唐晶这一荧屏形象生动传递出来,如同一则都市寓言,讲述着职场女性艰难的求索。

在爱情的走向上,琼瑶剧结婚生子的梦幻圆满结局与亦舒作品充满变动的开放式结局形成了强烈对比。

《我的前半生》中,唐子君进入婚姻又再度出局,仍要面对未知的明天。男人也不是完美结局的终点,《流金岁月》中的朱锁锁遇到谢宏祖以为觅得良人,然而面对懦弱无担当的妈宝男最终以离婚黯然离场。





《玫瑰的故事》更为大胆冷峻。黄亦玫与四位男主的感情纠葛,既有职场的成熟爱情,也有校园的纯情初恋,更有灵魂伴侣的深刻情感。

少年时代的玫瑰,娇憨明艳,顾盼生姿,一颦一笑都是风情,不动声色就吸引了无数人的注意。在琼瑶剧中,这样的角色,是注定要收获完美爱情的。



然而在亦舒笔下,黄亦玫的人生之路则带有几分惨峻色彩。剧集丝毫不避讳用婚姻的平庸与苍白,来苦口婆心地讲述爱情不是生活的全部。爱情总是转瞬即逝的,完满的爱情只能是奢望。

初次见到黄亦玫便要抛弃有着7年感情未婚妻的周士辉令人鄙夷;有着“冷暴力四件套”的初恋庄国栋让人燃尽对初恋的幻想,只剩激情的灰烬;看起来踏实可靠,然而婚后妈宝气质浓郁、阻碍黄亦玫追求自己事业的结婚对象方协文更是让观众警醒……



汇聚于一部剧集中的“渣男众生相”昭示着:不完美,才是现代社会的常态。



而当爱情的童话氛围散去,在亦舒笔下,总能看出更多女性身上所肩负的重量和人间烟火气。毫无疑问,亦舒女郎的家庭角色比琼瑶女郎更加丰富多元。

蒋南孙的家庭角色是女儿和孙女,替父还债,赡养奶奶,这两种家庭责任感都是琼瑶笔下女性所少见的。



唐子君的家庭角色是女儿、妻子、母亲和姐姐,照顾儿子、接济妹妹,在家人的琐事间周旋,立体而真实。



反观琼瑶笔下,女性的家庭角色单一而美好,无需扮演社会角色,只需在少女时期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最终步入婚姻,故事也将就此走向童话的结尾。

被荧屏选择的亦舒:被肯定的女性意识

女性形象价值内核的不同,决定了两人作品影视转化的分水岭。观众选择琼瑶还是亦舒,又和生活土壤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琼瑶女郎肆无忌惮奔向爱情,为现代人制造了关于纯真爱情的幻想,但我们也不能忽视其背后所蕴藏的旧有价值体系下,对女性定位的规训。



一如波伏娃在《第二性》中一针见血指出的:“爱情是以最动人形式表现的祸根,它沉重地压在被束缚于女性世界的女人的头上,而女人则是不健全的,对自己无能为力的”。

时易世变,伴随经济社会不断发展,女性早已成为诸多行业里与男性平分秋色的重要组成部分,独立女性也得到了越来越多的支持与认同。

如黄亦玫一般,能够清醒骄傲地保持自身独立的人格、自我崇尚的价值体系,不因物质需求而依附于男性,也能够不在任何情况之下受制于他人,正成为当下的社会风尚。而这,显然是与琼瑶女郎相反的。



在现实沉重的生活倒影下,那些玛丽苏的肥皂泡已经不能让观众们信服,柔弱如菟丝花般的女性也早已丧失了生存土壤。

反对琼瑶“爱情至上、一味示弱从而抛弃社会责任、无视道德伦理”的“反琼瑶作品”大量涌现。

《延禧攻略》的爆火,便在于其塑造了和《还珠格格》中迥异的“令妃”形象。魏璎珞一出场就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存在,是斗智斗勇、见招拆招,人若欺我,双倍奉还的狠角色,从最底层的宫女到备受宠爱的妃子,一步步升级打怪,备受观众追捧。



当观众欣赏口味出现新陈代谢,审美水平日益提高,可以想见,琼瑶作品黯然退场是时代洪流的必然结果。而爱情剧集这片兵家必争之地,新的作品势必来势汹汹,亦舒的影视改编作品便是其中之一。

亦舒影视作品中的女性角色中性气质凸显,尤以聪慧和进取勇敢为主。此类性格气质更契合当下的社会现实:消费社会中大批女性进入职场崭露头角,女性意识的觉醒和女性力量的展示愈发强烈而不容忽视,爱情反而成为都市丛林中锦上添花的奢侈品。



唐晶在与贺涵告别时说:“戒指好看,我可以自己买,我也会自己好好爱护我自己。”

这一角色受到了无数观众的追捧。对于很多女性观众而言,她们有可能是曾经的“罗子君”,也有可能是现在的“唐晶”。对于她们来说,这些人物更像是一面镜子,折射出她们的影子或者是寄托了他们的希望——她们在看到自我的同时,又想不断学习,超越自我。



就连古装剧中,女性意识的觉醒也扑面而来。《楚乔传》《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香蜜沉沉烬如霜》《与凤行》等等,这些电视剧里的女主都有着跟现代女性一样的优秀品质,睿智、勇敢、无畏和上进。

女性的奋斗、心路乃至野心映照在从古至今的各种爱恨情仇之中,唤起荧屏前“她们”的共鸣。



从琼瑶剧到越来越火的亦舒改编作品,折射出电视屏幕女性形象的更替和两种不同的女性文化。

“我最崇拜的人,是我自己,只有我才会帮自己,度过一山又一山,克服一次又一次难关。”独立、自主、果敢的女性荧屏形象,背后是女性社会价值的提升和女性自我意识的构建。相信在未来,会有更多反映新时代女性形象的作品呈现出来,让更多人了解到女性的价值觉醒,引发更多关于女性地位以及女 性话语权的关心与思考。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中国都市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要收藏
0个赞
转发到:
推荐阅读
  • 时至7月中旬,更多高满意度的优质影片开画,暑期档热度循环进阶。中国电影观众满意度6月下旬以来调查的影片中,《抓娃娃》满意度85.8分居首位,《落凡尘》以84.8分排第二,《云边有个小卖部》《默杀》《海关战线》满意度也都超过了84分,“电影的[全文]
    2024-07-17 02:06
  • 我叫魏璎珞,是新入宫的绣娘,今天是我们入宫的第一天,走在美轮美奂的后花园,小宫女们都兴奋的窃窃私语,只有我无心看风景,因为我入宫的目的不是为了出人头地,而是为了我的姐姐。姐姐曾是绣坊里最出众的绣娘,但是却不幸被人玷污清白,还被人残忍杀害,家[全文]
    2024-07-16 02:07
  • 关于《长相思第二季》的大结局,有一些观众提出了这样一种折中安排:相柳、赤水丰隆都不死,他们俩和玱玹、涂山璟一起,四男共事一女。在小夭这边,谁都不嫁,但谁也嫁,每隔一定的时间,就和其中一个过一段,四个男人轮着来。当然了,这种结局安排太有颠覆性[全文]
    2024-07-15 02:08
  • 蒋欣的新剧《梦想城》已经播出8集了,整体感觉比较平淡,该剧围绕数字技术展开,讲述了一群怀揣梦想的技术员与反派麦森的对峙,拿回属于自己权益的过程,还是斗智斗勇,有正反两派的作品。  这部剧一开播反响较平,就连官媒粉丝数还不到1000人,宣传做[全文]
    2024-07-15 02:07
腾讯云秒杀
阿里云服务器

Copyright 2003-2024 by 中国都市资讯网 www.xwxzx.c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网站所有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联系我们删除。